华山淫记 1~3章   出处:www.654lu.com    点击:加载中


  华山派宽广、恢弘的演武场上,众多弟子进行着没七天一次的演武。在众多
弟子之前,三个人正引领着众人,向华山长辈们演示着门中剑法。这三个人正是
华山大师姐苏云、二师兄风天青、三师兄吕凡。在身后千余弟子的注视下,三人
完美的施展着华山中级剑法。不过明眼的人都会发现,这千余弟子中的男弟子,
十之八九在注视着苏云诱人的完美背影、少部分在看着吕凡那绝大多数美女也比
不上的身材,只有少部分的女弟子在看风天青。

  苏云,华山大师姐、当今天下十大美女之一,有着「云华侠女」的美名,同
时也是她师弟吕浩的妻子。原本的苏云属于外冷内热,虽然关心师弟、师妹们,
但大多时候都一副冷若冰霜的样子。但是自从前一段时间回来后,她给人的感觉
变了很多。原本外冷内热的她变得温柔体贴了很多,在和师弟们相处的时候,甚
至变得有些轻佻。即使在吕凡的面前也经常和师弟们嬉闹、有时候甚至送便宜给
师弟们占。行为轻佻也就罢了,就连穿着打扮和以往比起来也大胆了不少。在这
些天里,她私下里都是薄纱披身,裸背、修长的美腿若隐若现,就连那无数师弟
们向往阴户隐约在小小的内裤下露出都不在乎。

  「都是自家人,看去就看去呗,反正我相公不在意。」这是华山长辈、女弟
子提醒她的时候所做的回答。

  既然吕凡都不介意苏云这么穿,其他人也就没有在说什么。尤其是苏云的师
傅师娘、从小养大她的华山掌门风不易和柳花影也由着她的时候,众人就更不再
说什么了。只是华山男性的长辈们指导她练剑的时候突然多了、师弟们求她指导
的时候也多了而已。

  此时,一身薄纱长裙、内里只穿着贴身衣物的苏云,正在所有人的注视下、
旁若无人的演示着剑法。原本应该是厮杀的剑法被苏云使出,仿佛云中仙子在曼
舞。每一次手臂挥展、莲步轻移、丰臀扭动,全都吸引着在场男人的心。尤其是
当她美腿高抬、露出那本不应在丈夫之外男人面前展露的如玉肌肤时,众人更是
忍不住连咽口水。对男人们的反应,女弟子、还有他们的妻子虽然郁闷,但是却
不生气,因为就连她们自己都觉得苏云是那么的美、那么的诱人,不愧是武林十
大美女之一的名气。

  和苏云那曼舞般的剑法不同,风天青的剑充满了力感、阳刚气十足,令人一
看就知道他不凡的剑法造诣。在华山,人人都已经把他当成了掌门风不易的继承
人,认为他以后绝对能接掌华山、成为武林绝顶剑客之一。不过所有人都明白,
他能继承,是因为武功最高的吕凡要继承豪侠山庄、苏云是豪侠山庄未来的主母。

  对吕凡,风天青的心中原本充满了嫉妒,因为他不但有着超越自己的家室、
还和他心爱的女人成亲了。不错,风天青爱着苏云,而且是爱了很久、非她不娶
了。在吕凡和苏云成亲后,风天青消沉了很久,后来为了忘记苏云,他把一切时
间都用在了练剑上,而且尽可能的不和两人接触。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渐渐
淡忘了苏云。这次苏云回来之后,三人相处时候多了起来。不过这更多的是吕凡
夫妇努力的结果。

  吕凡这次回来之后变化也非常的大,原本的他虽然美丽,但是身上散发的气
质令人还是能令人明白他是男人。但是这次从豪侠山庄回到华山之后,他整个人
散发的气质更加的阴柔诱人、令人觉得是少见的美女了。如果不考虑穿着打扮和
胸前的平坦,吕凡绝对是不比苏云差的美人儿。每当吕凡和师兄弟们一起进浴池
的时候,其他人都会感到呼吸急促,即使明知道吕凡是男人,他们的胯间也会忍
不住的挺立。每当吕凡找人搓背的时候,他的师弟们都会争着服务,因为没有人
想错过抚摸他完美肌肤的机会。几次之后,吕凡干脆进入浴室之后就把身体交给
师弟们,让他们帮自己清理干净。不过他知道,师弟们的目的根本不在清理,而
在享受。但是他不在意,因为他喜欢男人的抚摸、就像他喜欢别人抚摸自己的妻
子一样。

  吕凡除了任由师弟们抚摸之外,还对师弟们借着直到练剑、实际上和自己已
经怀有身孕的亲密接触无视。无论是在练剑时苏云做出各种撩人的姿势给师弟们
看,还是指导后师弟们借着孝敬师姐的名义抚摸爱妻的身体,他都笑着接受。对
此,师弟们心中是感激非常。但如果他的师弟们知道他心中期待的是他们能把爱
妻压在身下肏干、用粗大的欲望之源尽情的奸淫妻子完美的身体,他们绝对会疯
狂。如果不是苏云喜欢师弟们为她着迷、讨好她的样子,吕凡早就把心中的欲望
告诉师弟们了。

  「我是个变态、一个喜欢爱妻被别的男人压在身下狠狠肏干的变态!师弟们,
师兄想看你们狠狠肏我的爱妻、看你们把我的爱妻征服在胯下、看她被你们肏的
像母狗一样啊!」师弟们爱抚苏云迷人身体的时候,吕凡经常在心中这样大声的
呐喊。

  「师弟们!狠狠肏师姐!肏你们怀了奸夫野种的师姐吧!师姐是个不要脸的
贱货!是个喜欢被丈夫之外男人抱着下贱大屁股狠狠肏的贱货啊!不要在乎我老
公,因为他就是个窝囊废、一个我当面儿和别的男人肏屄都不敢反抗的窝囊废;
一个我怀了野种却对着搞大我肚子男人撅屁股求肏屁眼儿的窝囊废啊!只要师弟
你们喜欢,师姐的屄给你们、我老公的屁眼儿给你们奸,我们夫妻给你们做玩物
啊!」这是苏云每次被师弟们爱抚的时候,心中没有喊出的话。

  夫妻俩虽然被师弟师妹们敬爱着,但是他们的心里却都是下贱的欲望。这欲
望异常的强烈,有好几次两人都差点儿忍不住的大声喊出来。但是每当看到师弟
们敬畏中带着仰慕的目光,他们都会在欲望中短暂的清醒、没有真的实行。不过
最近这样的情况有些改变,因为北方传来了关于吕凡父母的消息,令整个华山的
人看他的目光都变了。那不是因为父母被当众淫辱而轻蔑,而是期待他们也能对
他们夫妇做同样的事情,不过目前他们没有一个人这么做,因为他们怕伤害他们
尊敬的师兄、怕被仰慕的师姐讨厌。

  师弟们目光的变化吕凡夫妇清楚的感觉到了,他们知道,时机已经成熟了,
现在已经是他们展现真正的自我,把自己的淫贱展现在师弟师妹们面前了。而他
们第一个选择的目标,就是曾经深爱苏云的风天青。苏云想用自己的骚屄容纳风
天青的鸡巴,而吕凡享用自己的屁眼儿体验风天青的羞辱。在演武结束之后,男
女弟子们分开去了华山后山的温泉浴池,在那里,他们要踏上自己淫乱华山的开
始。

                第一章

  华山后上的温泉很大,大的足以把所有的华山弟子装下还有余。在大温泉的
中央处,一道后添加的石墙把温泉分成的两部分,男弟子和女弟子各半边。这样
的分配,实际上对人数不足男弟子一半儿的女弟子们很照顾。长辈们的浴池不在
这里,在另一处的山峰上。

  当吕凡和苏云各自进入浴池后,两边同时响起了男女弟子们的欢呼声。和吕
凡在男弟子中受欢迎的程度一样,苏云在女弟子中的地位也是别人无法比较的。
不过和男弟子们喜欢吕凡那不可明说的欲望不同,女弟子们对苏云的喜欢,完全
是对成熟姐姐的黏腻而已。

  「师兄,快点儿过来,师弟帮您洗洗身上。」

  两个男弟子异口同声的说道。对两人的捷足先登,男弟子们没有反对,因为
两人在华山有着众人公认的特权。这特权的来源于他们的经历、宽广的胸怀有关。
这两人一个人名字叫周华、一个名字叫韩阳,两人的相貌并不出众,周华身体微
胖、神情稍显奸诈,韩阳身材高大威武、稍显凶狠,不过他们的性格却和相貌完
全不同,很讨人喜欢。两人的相貌虽然并不出众,但是华山的女弟子们从来不介
意两人吃豆腐。即使是在自己的恋人面前,她们也愿意把身体给两人玩弄。随意
吃华山女弟子的豆腐,这是周华和韩阳的另一项特权,而他们特权的来源就是他
们美丽的妻子——两个华山著名的美女。

  周华的妻子名叫范水儿,是个活泼开朗、性格大方的好女孩儿;韩阳的妻子
名叫刘美云,是个温柔随和、宁静可人女子。不过两人为华山所有男弟子喜欢的
原因不是她们的美丽、可人,而是因为她们的双腿愿意为华山所有男人敞开。这
两个以为人妻的女子,是华山男人们的公用情人。不只是弟子们,就连不少男性
长辈们都偷偷享用过她们的身体。

  范水儿和刘美云成为华山男弟子们情人的原因与吕凡夫妇有关。两人新婚的
时候和所有的小夫妻一样,每晚都要肏个不停,这也就给了对性好奇的师弟师妹
们偷窥的机会。有一次刘美云在范水儿的怂恿下去偷窥、撞上了另外几位同来的
男弟子。看到吕凡夫妇肏的昏天暗地的情景,几人欲火高涨。看的春心荡漾的范
水儿和刘美云,在几位男弟子的哀求下,半推半就的张开了双腿、被他们夺走了
处子身。

  在华山,被师兄弟们夺走处子身的女弟子很多,她们大部分都嫁给了为自己
破处的男弟子,也有少数令嫁、或者终身不嫁。范水儿和刘美云春心荡漾中被破
了身、连是谁夺走了自己的处女都不知道,但是她们却没有后悔,因为师兄弟们
对她们很温柔、令她们很舒服。之后,两人多次满足师兄弟们的欲望,渐渐的,
她们的开放不少男弟子都知道了,经常求她们帮自己满足欲望。在一次一边伺候
师兄弟一边偷窥吕凡和苏云做爱的时候,几人不小心撞开了房门,令事情再也掩
饰不住了。

  风不易、柳花影很喜欢范水儿和刘美云,两人得知事情始末后,心中对男弟
子们非常生气的同时,又忍不住为两个小美女心疼。在当时的他们看来,已经被
众多男人享用过身体的两人名声已经坏了,想嫁人实在是太难了。而两个善良的
美女却早已经做好了打算,对众人说出了自己的愿望。

  「我们不想成亲,我们只想一辈子和师兄弟们在一起、一辈子个大伙儿享用,
直到人老珠黄不能再伺候大家为止。」

  两个美女的话令那些曾经不顾她们未来享用他们身体的男弟子们非常的愧疚,
好些人当下就决定娶两人为妻。不过最后娶她们的不是那些享用过她们的男人,
而是商人家族的周华和开镖局的韩阳,因为两人喜欢两位美女很久了。两个小美
女起初不愿意,都说身子给太多人用过,没有资格当他们的妻子。但是两人表示
愿意把身子给周华、韩阳享用一辈子。

  两位小美女的拒绝没有用,因为周华和韩阳已经是非她们不娶了。家族下了
聘礼、双方的父母都同意,当周华和韩阳一脸期待的跪在她们面前恳求的时候,
两个小美女含着感动的泪水点了头。两个小美女原本打算成亲之后在家本分的相
夫教子,但是她们没想到的是,在洞房花烛夜那晚,她们的新婚相公竟然把所有
享用过她们身体的师兄弟留了下来,让他们一起闹洞房。当深爱她们的丈夫脱光
她们身上的衣物、邀请师兄弟们享用新婚妻子身体的时候,两位新娘惊呆了。

  「娘子,相公知道你们舍不得师兄弟们。相公爱你,绝对不会让你不快乐。
只要你喜欢,可以随便儿和师兄弟们玩儿,即使你怀了他们的野种相公也帮你们
养。只要你开心,相公就是最幸福的人。别顾虑相公的感受,尽管玩儿吧!」

  丈夫的话令两位美女异常的感动,被师兄弟们尽情肏干的同时,却紧紧的搂
着新婚丈夫、大声的说爱他。从那之后,华山多了两个深爱丈夫、却做了众人公
妻的美少妇。而两位深爱妻子男人也得到了华山所有人尊重,男人不介意自己的
女人被两人玩儿、女人也不介意他们的色手当着恋人的面儿玩弄自己。据说,华
山有几位美女已经暗暗把身子给了两人,其中甚至还有美熟妇的长辈。

  由于周华和韩阳的特殊,所以他们有了特权。在华山,除了吕凡之外,和苏
云亲密接触最多的两人。对此,吕凡全都装作没看到,反而给他们不少和苏云独
处的机会。不过由于苏云没有主动,所以他们一直没有做过太出格的事情。

  吕凡一边想着两位师弟的事情、一边坐在了两人的中间,当两人一左一右的
坐在他的两侧,把色手放在他修长的美腿、诱人的裸背上后,吕凡忍不住发出了
一声舒爽的叹息。当周华和韩阳的手开始爱抚吕凡的裸背、美腿,甚至是大腿内
侧后,吕凡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起来。随着吕凡的急促呼吸,另外几位师弟也来到
了他的身边,有的「清洗」他纤细的胳膊、平坦的胸膛、有的爱抚他的小腹,甚
至有两人一脸贪婪、兴奋的清洗他的美脚。

  被师弟们的色手爱抚全身的吕凡闭上眼睛享受着,嘴里不时的发出一阵舒畅
的呻吟。他身上的色手中,最大胆的就是周华和韩阳的。两人的手不但摸着他大
腿的内侧,还不时的碰到他的阴囊、会阴、甚至偶尔挑逗他的屁眼儿。如果把吕
凡换成其他男人,他们绝对不会这么做,因为那样会令他们觉得恶心。但是对吕
凡,他们不但想摸,甚至多次幻想把吕凡美丽的身体压在身下,然后尽情的肏干、
奸淫。

  吕凡娇媚的喘息、红润的脸庞、扭动的身体,令他的师弟们一个个兴奋不已,
努力在脑中幻想着吕凡对自己撅起丰臀的情景。看到吕凡被众人围在中间爱抚,
那些无法靠近的人只能羡慕的看着其他人、等待其他人让开位置的一刻。不过在
这些人中有一个人没有围在吕凡的身边,而是一脸复杂神情的看着,这个人就是
他的师兄风天青。

  吕凡刚上山的时候,他和风天青的关系很好。不只是风不易交代他和吕凡好
好相处,也因为吕凡很好相处。在当时,风不易很喜欢这个师弟。不过当吕凡和
苏云定亲之后,他就开始疏远他了。最近,回来的吕凡和苏云经常找他,而且一
副完全信任的样子。在他的面前,吕凡和苏云夫妻俩没有任何的防备。不但苏云
总是穿的少少的出现在他面前,就连夫妻房中的密室都不介意在他面前讨论。吕
凡还曾经偷偷告诉风天青,两人在床上游戏的时候,他经常扮演风天青的角色。
对此,穿着露出裸背、美腿、丰臀衣物的苏云不但不否认,反而玩笑似的说她就
是喜欢给风天青玩儿。

  风天青虽然未婚、也没去找过妓女,但他并不是没有经历过女人。华山派几
位漂亮的风骚女弟子已经在他的胯下臣服。以风天青英俊的相貌、良好的身世,
可以说只要他愿意,华山的女人很少有不愿意在他面前宽衣解带、张腿迎合的。
不过直到目前为止,风天青也只肏过几个骚货而已。这是因为他不是一个纵欲的
人,也是因为他放不下对苏云的情。

  曾经玩弄过几个骚货的风天青这些天仔细观察了苏云,他在观察之后得出的
结论令他有些心惊、又有些心痛——苏云成了骚货,而且是成了比他以往玩儿过
的女人还要骚浪淫贱的骚货。但是令他奇怪的是,身为男人的吕凡,竟然也有了
风骚、淫贱的气质。虽然师兄弟们没有发现,但是一直注意着两人的风天青却清
楚的很。

  这样的发现令风天青的心情很复杂,一方面他为苏云和吕凡的堕落难过,一
方面心中某个角落又敢到兴奋无比。这几天和两人相处的时候,风天青多次都想
把借着练功名义对他撅起丰臀的苏云压在身下、尽情肏干,更令他惊讶的是,他
甚至想把美丽的吕凡抱在怀里、狠肏他的屁眼儿。吕凡和苏云的表现令他清楚的
明白,只要他想,夫妻俩立刻就会成为他的泄欲工具。但是每次他都制止了自己,
因为……他不想单纯的把他们夫妻做泄欲工具,他希望三人的关系是恩爱的情人。
不错,风天青依旧爱着苏云、即使明知道她已经成了骚货也爱她。不只是苏云,
就连吕凡他都感到疼惜。因为……吕凡明知道苏云已经是个骚货还爱着他。

  昨晚,云天青经过树林的时候看到野合的两人。当苏云大喊「你这窝囊废大
王八!轻点儿肏老娘的屄,老娘的肚子里怀着大鸡巴奸夫的种!你要是伤了我们
的孩子,我割了你的鸡巴喂狗啊!」

  「老婆主人!您放心好啦!您的窝囊废老公绝对不敢伤到小主人!奸夫主人
的孩子……窝囊废老公心疼爱来不及,怎么会伤到他啊!」这是吕凡当时的回答。

  苏云的淫贱无耻、吕凡的下贱奴相给了风天青巨大的震撼。他虽然肏过不少
骚货,但是没有一个敢在自己的丈夫面前说和奸夫肏屄、怀了奸夫野种的,更没
有一个男人明知道自己的妻子怀了别人的野种还兴奋的。即使是周华、韩阳两对
儿夫妻也没有这样,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恩爱非常,妻子绝对不会羞辱丈夫、丈夫
绝对不会在妻子面前下贱。

  两人接下来的淫词浪语更是令云天青吃惊,苏云不只有一个奸夫,肏过她骚
屄的男人已经太多了,因为她甚至按照奸夫的吩咐在妓院里做了卖屄的婊子。而
吕凡不但知道自己的妻子做了婊子,甚至还知道她肚子里怀了别人的野种。而且,
搞大苏云肚子的男人,就是在吕凡的注视下把粗大的鸡巴插进苏云的体内下种射
精的。在给苏云下种之后,她的奸夫甚至命令吕凡舔干净他的鸡巴,而吕凡也下
贱的照做了。

  听到吕凡夫妻俩那刺激的对话、看着吕凡仿佛奴才一样伺候着苏云,风天青
惊愕了好久,直到两人离开之后他还依旧在林中站着。被听到的消息震撼了好久,
风天青甚至忘记了自己如何回到了房里。在睡着前,风天青的脑中满是苏云风骚
放荡的脸、吕凡低贱的神情。当他睡着的时候,他的梦中出现了自己压在苏云身
上尽情肏干射精的情景,而在他射精之后,吕凡跪在他的胯间为他清理干净了鸡
巴。

  今早再次见到吕凡夫妻的时候,风天青心中有了一个决定,他要享受苏云美
丽的身体、他要像吕凡的师弟一样搞大苏云的肚子、他要把吕凡当成了肏干苏云
是淫辱的对象。他像这样做,但是心中又无比的害怕,害怕苏云拒绝、害怕吕凡
不答应。他的欲望强烈,但是他更怕吕凡和苏云拒绝。

  在患得患失中,风天青不时的看向吕凡。当师弟们的色手在吕凡诱人的身体
上抚摸、揉搓时,风天青心中忍不住有些嫉妒。多年来,一直受风不易侠义思想
教育的他,实在是不敢当众爱抚一个男人,但越是不敢、他心中就越是渴望。不
只是渴望享用吕凡的身体,也是渴望着毁灭风不易一直以来给他灌输的道德思想。

  「吕凡师弟,我想在你的面前肏你的妻子、搞大你爱妻的肚子,我想让我舔
我的鸡巴,我想抱着你的屁股狠肏你的屁眼儿啊!」风不易忍不住在心中大吼道。

  如果吕凡能听到风不易心中的大吼,即使是当众对风不易撅起诱人的丰臀他
也愿意。如果风不易当着师弟们的面儿肏他的屁眼儿,那他绝对不介意做所有师
兄弟们的泄欲工具。但很可惜的是,风不易暂时压抑住了自己的欲望,直到所有
人清洗完毕也没有做出出格的事儿。

  洗过满是汗水的身体后,华山弟子们不舍的离开了温泉。当吕凡在众人的注
视下穿山了衣物后,令所有弟子期待的乐趣终于结束了。走出温泉后,吕凡看到
了一身诱人纱裙的苏云,两人向在华山住处走去的时候,众多男弟子的目光一直
注视着他们的背影。

  就在吕凡和苏云离开了师弟们视线的时候,一个人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看
到眼前的风天青,两人心中一荡。早已经决定勾引风天青的两人立刻就打算行动,
但是在两人说话前,风天青就说出了令两人兴奋不已的话。

  「师姐、师弟,我在昨晚你们野合的地方等你们,早点儿来找我。」

  话说出之后,风天青没敢等两人的反应转身就离开了,然后怀着不安的心情
来到了昨晚吕凡和苏云野合的地方等待着。风天青清楚的明白,如果苏云和吕凡
不来,他以后就再也没有脸见两人了。就在他忐忑不安、度日如年般的等了一会
儿之后,他的视线中终于出现了期待的身影。当看到苏云和吕凡出现的方式后,
他感到自己的呼吸立刻急促起来,胯间也坚挺了了。在他面前的远处,全身只有
一件透明薄纱的苏云竟然骑在吕凡的背上,而全身赤裸的吕凡对此不但没有感到
愤怒,反而一脸舒畅、幸福的笑容。

  「啪」苏云用手里的柳条狠狠抽了吕凡的美臀一下,然后一脸愤怒的对他喝
道:「窝囊废!还不快点儿爬!要是耽误了老娘我送屄给二师弟肏,我把你卖去
妓院给嫖客肏屁眼儿!」

  「主人老婆您别生气,窝囊废老公一定会把您及时送到二师兄面前,让您尽
情的和他肏屄、尽情的羞辱我这个窝囊废老公。」被自己的妻子羞辱了的吕凡不
但不生气,反而一脸舒畅的扭了扭屁股,然后继续向风天青的方向爬去。

  「废物!一会儿到了二师弟的面前好好磕几个响头,求他原谅。告诉二师弟
不是我不想早点儿来给他肏屄,而是你这个窝囊废爬的慢,然后想办法让他消气。」
苏云厉声喝道。

  「是!主人老婆放心,废物老公一定做到。」吕凡一脸低贱献媚的说道。

  苏云和吕凡的对话虽然有段儿距离,但是功力深厚的他却听的清清楚楚。此
时,他已经丝毫不恐惧了,心中只有激动、兴奋。他知道,当年爱恋的女人就要
臣服在自己的胯下了。虽然和当年的期待不同,而苏云也已经不是记忆中那个贞
洁的云华侠女,但他的心中依旧无比的满足。看着这样的苏云和吕凡,他的心中
甚至有了「幸好苏云嫁给了吕凡,不然她怎么会变的如此淫浪下贱呢?」的想法。

  就在风天青心中这样想的时候,苏云和吕凡已经慢慢的爬到了他的面前。虽
然知道苏云来这里就是给自己肏的,虽然知道吕凡是个下贱、喜欢把自己心爱的
妻子给别的男人肏的男人,但是风天青的心中还是无比的紧张。苏云曼妙完美的
身体、吕凡那美丽的容颜,都令他有种身在梦中的感觉。紧张的他面对两人的时
候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直到吕凡一脸献媚、奴相十足的对他说出了令他兴奋无比
的话为止。

  「天青师兄,师弟实在抱歉。本来应该早点儿背着我的主人老婆来给您肏、
让您尽情的在我面前享用我老婆的骚屄。但是师弟没用,爬的太慢,耽误了您的
时间,请让连带老婆给您肏屄这样小事儿都做不好的师弟服侍您脱下裤子、舔大
您的鸡巴来补偿吧!这样您能更方便的肏师弟主人老婆的骚屄、羞辱师弟开心。」

  吕凡说完后,立刻就熟练的脱下了风天青的裤子和里裤。在赞叹了一声风天
青「好大的鸡巴,一定能让主人老婆成为听话的母狗。」后,把脸埋进了他的胯
间就舔弄起那粗大的鸡巴来。在吕凡熟练的口交技巧下,风天青发出了满足、兴
奋的叹息。

  「啊……好舒服!师弟……你真会舔鸡巴!」

  风天青的话刚说完,依旧骑在吕凡背上的苏云一脸骚媚的伸手在他身上爱抚
起来。一边抚摸、一边缓缓的脱着他身上的衣服,然后神情淫浪的说道:「天青
师弟,今天师姐让废物相公背着来送屄给你肏,你开心吗?」

  「开心!师弟当然开心!自从长大之后我就一直希望师姐你做我的妻子、天
天给我肏屄、生我的孩子,我怎么能不高兴?」风天青一边配合苏云脱去衣服、
一边兴奋的说道。

  「可是……师姐已经不是你记忆中那个贞洁、冷清的云华侠女,而是一个当
着老公的面儿和奸夫肏屄的贱货、怀上奸夫野种的淫妇、在妓院里当过婊子的母
狗了。对我这个双腿愿意对任何男人张开、骚屄随便儿鸡巴肏的女人,你还喜欢
吗?」苏云一边说、一边脱下了风天青身上最后的一件衣物,让他彻底的赤裸了。

  风天青没有回答,而是用一个激情的吻表达了心中的感情。激情的吻,不但
表达了风天青对苏云的欲望、也表达了他对苏云多年的爱恋。这份爱没有随着苏
云成亲消失,也没有随着苏云成了无耻淫妇而变质。在这一刻,风天青清楚的明
白,他依旧爱着苏云。无论她是当年贞洁冷清的云华侠女,还是如今下贱、淫荡、
无耻的豪侠山庄少夫人他都爱。

  激吻中,苏云身上的薄纱已经被撕碎,她也已经全身赤裸。感受到风天青对
自己不变的爱意后,苏云彻底的沉迷了。不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淫欲,而是想和深
爱自己的男人享受,苏云一边回应他激烈的吻、一边揽着他的脖子缓缓的面对风
天青张开了双腿。而她诱人的丰臀,依旧坐在吕凡光洁的裸背上。

  吕凡一边舔弄着风天青粗大的鸡巴一边感受着背上的湿滑,他知道,心爱的
妻子已经动情了。从苏云那饥渴的喘息扭动的丰臀吕凡就明白,苏云对风天青已
经不只是肉体的欲望、不只是想体会羞辱他这个王八老公刺激,而是真的想服侍
风天青、和他享受性爱的快乐。她已经不再把风天青当成一个单纯的奸夫,而是
一个爱人、一起享受生的爱人。对此,吕凡的心中更是感到无比的刺激,因为这
代表着心爱的妻子又有一个爱人了。在周旋聪、金浩、南宫逸之后,苏云有多了
一个愿意为之生下野种的男人。虽然苏云的心中每多一个这样的男人,她对自己
的爱就会被分走一点儿,但是吕凡心甘情愿,因为他觉得妻子心爱的男人给他戴
绿帽更加的刺激、更加的舒服。当背上的苏云缓缓的张开双腿之后,吕凡吐出了
嘴里坚挺的粗大鸡巴,因为他知道心爱的妻子需要这根鸡巴填满他的骚屄。

  「师弟!肏师姐!把你的大鸡巴使劲儿插进师姐的骚屄里,狠狠奸师姐被无
数男人肏过、被婊子嫖过的屄。然后把精液射进师姐已经怀了其他男人野种的肚
子。」苏云一脸饥渴的看着风天青说道。

  风天青没有立刻按照苏云的期待做,而是一脸激动的看向了吕凡,然后声音
颤抖的问道:「师弟,师姐要我狠狠肏她的屄,你答应吗?希望师兄在你的身上
肏你心爱的妻子吗?」

  吕凡知道,此时的风天青不是在羞辱他,而是真正的在征求意见。他想肏苏
云,但是一直以来的教育令他无法放心的做违背一直以来坚守道德的事儿,所以
他征求吕凡的意见,只要吕凡答应,他将会尽情的占有爱恋多年、已经成为人妻
的师姐,而这样的事情正是吕凡所期待的。

  「师兄!尽管的肏吧!师弟当年横刀夺爱、令您无法娶师姐为妻,一直心中
愧疚。现在我的妻子已经成了淫妇、贱货,师兄想要肏师弟怎么可能拒绝?连嫖
客都可以抱着我爱妻的丰臀狠肏她的骚屄、连无赖都可以压在她的背上狠肏屁眼
儿、我尊敬的师兄当然也可以尽情的肏她!师兄,师弟喜欢你肏我的爱妻。不只
是肏,即使您把她当成小妾、搞大她的肚子、让她怀您的野种都没关系!师弟决
定了,等我老婆生完现在的野种后,立刻就给师兄您生野种,师弟会像养大自己
的孩子一样养大你们的野种的!」吕凡兴奋的大神喊道。

  「师弟!你听到了吗?我的老公答应了!你就尽管肏师姐吧!师姐以后就是
你的小妾、师姐以后就是你不要钱就可以随意玩弄的婊子啊!好师弟!用你的大
鸡巴狠狠肏师姐吧!你爱了师姐这么多年,师姐要把一切献给你啊!」苏云浪声
媚叫道。

  吕凡和苏云的话令风天青心中再也没有了一丝的顾虑,让苏云仰躺在吕凡的
背上后,早已经挺立到极限的粗大鸡巴对着那完美的诱人阴户就狠狠的插了进去。
「噗嗤」一声之后,快感从鸡巴传来,令他发出了兴奋的大吼声。

  「师姐!太舒服啦!你的屄……肏起来实在是太舒服啦!师弟肏过的女人虽
然不少,但是没一个能比得上你啊!师姐!我要肏你的屄肏一辈子、我要让你当
我的小妾、我要搞大你的肚子让你给我生野种啊!」

  「好师兄!我的大鸡巴师兄!使劲儿肏我老婆的屄、尽情的奸她吧!师弟以
后天天伺候你们肏屄、师弟愿意做伺候你肏老婆时候的奴才、师弟喜欢你肏我的
老婆吧我变成戴绿帽子的窝囊废王八啊!」感受着风天青狠肏爱妻时传到背上的
冲击、听着那两人性器重合时发出的清脆撞击声,吕凡兴奋的大声喊道。

  「好师弟!师姐的屄舒服……你就尽情的肏!当着师姐窝囊废老公的面儿尽
情的肏!师姐这样不要脸的骚货……最喜欢当着老公的面儿和奸夫肏屄啦!给窝
囊废老公看着肏屄……最刺激啦!好师弟!让师姐躺在老公的身上被你肏成母狗
吧!」苏云一边兴奋的挺动阴户、一边疯狂的大声浪叫道。

  「贱货师姐!不要脸的母狗!我肏死你!窝囊废师弟!看到我怎么肏你老婆
了吗?你老婆的屄随便儿我肏啊!」刺激的场景令风天青无比的兴奋,鸡巴在苏
云的骚屄里打桩似的奸淫的同时,嘴里发出了以往绝对不会说的话。

  「啪啪啪啪……」清脆的肉体拍打声在阳光下的树林里回荡。如果此时的情
景被华山弟子看到,一定会吃惊的以为自己在做梦。虽然苏云最近已经慢慢的展
现自己的淫浪,但是在华山弟子的心中,她贞洁、冷清、正直的形象依旧没有消
失。如今她仿佛母狗般的样子,他们绝对想不到。

  第一次享用苏云阴户的风天青也好、第一次被风天青肏干的苏云也罢,两人
心中都感到无比的刺激和兴奋。在肏了一刻钟多之后,就大喊着几乎同时达到了
高潮。躺在吕凡身上被内射的苏云痉挛似的长时间颤抖、压在她身上的风天青也
不停的把粗大的鸡巴向苏云身体的深处插去,让自己的精液能射在苏云体内的更
深处。

  吕凡听着两人兴奋的喊声、感受着背上妻子身体的颤抖,早已经挺立到极限
的鸡巴忍不住跳了两下,不过却依旧没有射精。当苏云和风天青的呼吸平稳下来
之后,他才用饥渴的声音语调颤抖的说话了。

  「老婆主人……天青师兄的鸡巴厉害吗?肏的你舒服吗?被天青师兄压在身
下狠狠的肏爽吗?」

  「废话!你老婆我这样的贱货能把骚屄给天青师弟肏怎么可能不爽?天青师
弟的鸡巴厉不厉害、肏的我舒不舒服,听我叫的声音不就知道了?」躺在吕凡背
上的苏云一脸满足的说道。

  「那……那老婆主人您能不能行行好,让窝囊废老公舔舔他肏过你骚屄的鸡
巴?如果天青师兄不嫌弃,窝囊废老公想用下贱的屁眼儿伺候他的大鸡巴,享受
一下他那把我老婆肏的像条母狗一样的鸡巴。」吕凡一脸期待、讨好的说道。

  吕凡的话刚说完,没等苏云问风天青,风天青就兴奋的抽出了没有完全软去
的鸡巴、然后插进了吕凡的嘴里。当吕凡开始熟练的舔弄风天青的鸡巴后,风天
青发出了满足的叹息。

  「太爽了!师姐,被你丈夫舔大鸡巴肏你的屄、射精之后再让他舔干净鸡巴
实在是太刺激啦!有你们这样的师姐和师弟,我实在是幸福死啦!」

  「只要师弟你喜欢,师姐天天让窝囊废老公舔大你的鸡巴肏我的屄,等你射
精之后再让他舔干净。就怕你玩儿几次之后就嫌弃师姐的屄烂、没兴趣儿再玩儿。」
苏云一脸骚媚、放荡,丝毫没有觉得羞耻的说道。

  「我的骚师姐、浪师姐,你的屄师弟怎么可能没兴趣儿玩儿?除了你们夫妻
俩,师弟还能和谁玩儿这样的游戏?玩儿过今天的游戏,师弟我是永远也离不开
你们夫妻俩了。」风天青一边说、一边抽插着吕凡嘴里的鸡巴,双手还不停的在
苏云诱人的身体上揉捏。

  「你现在是这么说,但是等你娶了漂亮的妻子,哪还会想起师姐这个骚货?
到时候别说来找师姐,就是师姐主动送上门儿给你肏,你大概都会骂完师姐不要
脸之后把师姐扔出去。」苏云一脸哀怨的说道。

  「绝对不会的!如果师姐你不放心,师弟可以发誓终生不娶,不过你要给师
弟我生儿子。」风天青一脸激动的说道。

  「这倒是不必,不过……我要你答应成亲那晚把洞房留给我。师姐要做你有
实无名的妻子,在洞房夜和你肏屄、被我的大鸡巴师弟搞大肚子。」苏云一脸骚
媚的说道。

  「哦?那你现在的丈夫呢?」风天青一脸兴奋的问道。

  「当然是名义上让他当丈夫,实际上当咱们的奴才喽。」苏云一脸浪笑的说
道。

  听到苏云的话后,鸡巴已经被吕凡舔大的风天青再也忍不住了,推开怀里的
苏云、拉起地上的吕凡,让他双手撑在旁边的一棵大树上之后,双手抱着他诱人
的美臀就把挺立的鸡巴狠狠插进了他早已经准备好的屁眼儿。

  「师弟!你听到了吗?你老婆要给我当有实无名的妻子、要给我生儿子!你
他妈娶了她又怎么样?她把你当奴才、把我当丈夫啊!」一边抱着吕凡的屁股狠
肏他的屁眼儿、风天青一边兴奋的大声吼道。

  「师兄!奴才师弟听到了!我老婆要和你洞房、我老婆要给你生儿子!我虽
然娶了她……但我只是奴才、伺候你们肏屄的奴才,给师兄你肏屁眼儿的奴才啊!
啊……我的好师兄、我的大鸡巴师兄,用你狠肏过我老婆骚屄的鸡巴狠狠肏师弟
的屁眼儿吧!师弟是个老婆给你肏、屁眼儿给你奸的窝囊废男人啊!哦……老婆
的屄给师兄随便儿肏、自己的屁眼儿给师兄大力奸的感觉实在是太爽啦!」双手
撑着树、屁股淫贱扭动迎合的吕凡大声的浪叫道。

  风天青是个正常的男人,原本对男人的屁眼儿一点儿兴趣儿也没有。但是现
在他觉得肏吕凡的屁眼儿是如此的舒服,不只是因为吕凡的屁眼儿真的很爽、还
因为精神上的享受。吕凡不但美丽动人、而且有着惊人的家室,再加上自己还肏
了他的妻子、要搞大他妻子的肚子,风天青的心里当然无比的兴奋了。这样的刺
激加上吕凡本人的美丽,风天青感觉肏他比肏一般的美女还要舒服。此刻,他觉
得以前肏过的那些师妹加起来也不如吕凡夫妻玩儿起来爽,即使用更多的女人换
他也不愿意。

  「啪啪啪……」清脆的撞击声随着风天青的鸡巴在吕凡的屁眼儿里抽插不停
的回荡,看着吕凡那抖动屁股、听着吕凡嘴里传出的淫媚声音,风天青兴奋的大
吼、表达着自己的舒畅。在将近两刻钟之后,他终于大吼着射精了。

  「吕凡!你这贱货!我他妈的肏了你老婆、现在又在你的屁眼儿里下种,你
他妈的永远是给我风天青玩儿的窝囊废啊!」一边在吕凡的屁眼儿里喷射着精液、
风天青一边大声的吼道。

  「我是窝囊废!是天青师兄玩儿一辈子的窝囊废!天青师兄,尽情在我老婆
的屄里下种、随便儿肏师弟的屁眼儿吧!」吕凡一边兴奋的浪叫、一边扭动屁股
迎合,把自己的下贱彻底的表现了出来。

  看到如此情景,作为吕凡妻子的苏云忍不住爬到了风天青的身后,一边舔弄
风天青的屁眼儿、一边使劲儿用手指抽插自己的阴户来。看吕凡被肏了有一会儿
的她,在几下抽插之后,就浪叫着达到了高潮。

  达到了高潮的三人心中舒服极了,满足之下,三人全都一脸舒畅的靠在树上
休息起来。风天青一手搂着苏云的纤腰、一手揽着吕凡的肩膀,回味着刚刚快乐
的同时,心中也忍不住有了一个疑问。在思考了一会儿无果之后,他自己问了出
来。

  「师姐,告诉我实话,你爱三师弟吗?」说完后,他一脸认真的看着苏云。

  风天青认真的神情令苏云没有办法欺骗,微微对他一笑之后说道:「虽然他
是个喜欢当王八的变态、虽然师姐喜欢在和奸夫肏屄的时候羞辱他、虽然师姐肚
子里怀的是别的男人的野种,但是师姐爱他,深深的爱他!即使师姐的屄给再多
的男人肏过、肚子生过再多的野种,心中的爱人、丈夫也只有他。别看师姐和你
肏屄的时候愿意做你胯下的母狗,但如果你真要伤害他,第一个不答应的就是我。
你是我喜欢的奸夫,但他却是伴我一生的丈夫。」

  看着苏云微笑、深情的样子,风天青心中虽然嫉妒,但是却感觉很舒服。揽
着苏云的纤腰在她的丰臀上使劲儿拍了一巴掌之后,他一脸开心的说道:「这才
是我了解的云师姐。」说完,他热情的和苏云拥吻在了一起。两人唇分之后,风
天青又问吕凡道:「凡师弟,你也爱云师姐吧!」

  「嗯!自从第一次看到云师姐的时候,我就爱上她了。和她成亲之后的幸福
生活我不会忘,当她按照我期待成为一个淫妇、和奸夫一起羞辱我、在妓院里做
卖屄的婊子、肚子里怀了奸夫的野种之后,我就更爱她了。也许师兄你无法理解,
但我是真的为师姐和别的男人肏屄、被她和奸夫羞辱、肚子里怀了别的男人感到
开心。」吕凡一脸幸福的说道。

  看着吕凡幸福的神情,风天青紧紧搂住了他,然后给了他一个热情、激烈的
吻。唇齿纠缠中,吕凡的呼吸越来越急促、风天青的身体也越来越火热。看着两
人激情热吻的苏云立刻爬到了两人的胯间,然后下贱的舔弄起他们的鸡巴来。

  「凡师弟……我爱云师姐!不过我知道我不可能把她从你身边夺走,所以…
…请你做我的人吧!做一个屁眼儿给我肏、妻子给我奸的爱人!云师姐不可能真
的爱我,但是……我要求你爱上我、然后把你的妻子献给我。」唇分之后,风天
青一脸霸道的对吕凡说道。

  风天青的话令吕凡和苏云错愕了好一会儿,然后苏云一脸骚媚的娇嗔道:
「师弟你讨厌死了!知道师姐是表面儿放荡下贱的婊子、实际却是深爱老公的女
人,就把注意打到人家老公身上,想通过征服人家老公拥有人家,坏死了!」

  「啪」风天青一个巴掌拍在了吕凡的丰臀上,然后一脸坏笑的问道:「我的
目的很清楚了,你答应吗?」

  「师兄,师弟……答应!从今天起,师弟就是你的人、是把妻子和一切都献
给你的人!好师兄,除了不能给你生孩子之外,人家什么事儿都会为你做。」知
道风天青目的的吕凡,毫不犹豫的对风天青说道。

  「呵呵!很好!不过你既然已经是我的人了,那又一件事儿就一定要记住,
以后屁眼儿是我的、不许再给别人肏。要是被我发现,看我怎么收拾你。」风天
青霸道的说道。

  「这……不大可能吧!人家的屁眼儿下贱的很,只要男人的鸡巴磨几下就会
犯贱,实在忍不住啊!而且人家的屁眼儿在你之前就献给好几个人了,就连……
就连人家的父亲都肏过,想为师兄守身也不可能嘛!」吕凡美丽的脸上满是羞涩
的说道。

  听到吕凡给亲生父亲吕浩肏过屁眼儿,风天青和苏云先是惊讶,然后立刻兴
奋的咽了咽口水。「啪」「啪」两个巴掌一起拍在了吕凡诱人的美臀上,然后两
人的舌头一起向他索吻起来。

  「你这不要脸的贱人,以后给别的男人肏屁眼儿的时候别让我抓到。如果被
我抓到了……你丈夫我会把你阉了,让你再也做不了男人!」风天青一脸坏笑的
说道。

  听到风天青自称自己的丈夫、又听到他要阉了自己让自己做不了男人,吕凡
的心中没有一丝的恐惧,反而感到无比的兴奋和期待。看着风天青英武的面容,
他的心中爱恋非常。在这一瞬间,他突然觉得做个女人给他做妻子也不错,只是
……他忍不住转头看向了苏云。

  「我的好师弟!如果你真的阉了我的王八老公,那师姐我就嫁给你做小妾,
和我的老公姐姐一起伺候您。老公,你没了鸡巴也别担心,到时候咱们一起做伺
候师弟的好姐妹。」苏云一脸骚媚的说道。嘴里说着这样话的苏云,脑中想着吕
凡没有了鸡巴一起和自己伺候男人的情景,胯间忍不住湿滑起来。

  「师兄老公……师弟老婆期待被你抓到的那一天!等师弟没了鸡巴,就和师
姐一起做你的妻子!不过……到时候人家想继续看师姐张开双腿和不同的男人肏
屄,行吗?」吕凡一脸羞涩中带着期待的说道。

  「当然行!不过……师兄老公我可不会开开心心的做王八。如果师姐想和别
人肏屄,必须『背』着我才行。而你这个贱人嘛……到时候就尽管找人肏你屁眼
儿吧!」风天青一脸兴奋又期待的说道。

  「师兄老公真好!」吕凡一脸幸福的扑进了风天青的怀里。

  看着风天青和吕凡「恩爱」的样子,苏云嫉妒的瞥了瞥嘴,然后一脸「不满」
的说道:「你们两个倒是开心了,也不想想我。」

  看着苏云「不满」的样子,风天青和吕凡相视一笑,然后一前一后的把苏云
夹在了中间。两根再次挺立的鸡巴分别顶在了她的骚屄和屁眼儿之后,在她淫浪
的神情中大力的插了进去。骚屄和屁眼儿一起被填满的感觉令苏云浪声媚叫起来。

  「两位师弟老公,使劲儿肏你们的骚屄师姐老婆吧!你们的师姐老婆……最
喜欢被大鸡巴肏啦!无论你们以后谁娶师姐……师姐的骚屄都要给很多大鸡巴肏
啊!」

  在苏云的浪叫声中,「啪啪」清脆肉体拍打声再次回荡起来……

未完待续。。。
上一篇:乱伦皇帝 下一篇:旅途